股市家

金融圈第一岗
股票配资新动态!

瑞幸上市背后的资本游戏

瑞幸

文:能叔扯快消

瑞幸上市背后的资本游戏

随着纳斯达克钟声响起,神州系的瑞幸投资人们松了一口气。这场历时17个月的资本狂奔终于跨入了安全边界。

2019年5月19日,瑞幸咖啡成功登陆纳斯达克,17美元的发行价与25美元的开盘价上演了美国资本的疯狂与难以置信,截止上市首日收盘,瑞幸的股价已经回落至20.38美元,首日涨幅以19.8%告终。

瑞幸咖啡以教科书式的狂奔刷新了国内企业赴美上市时间最短的记录,而就在此时,以大规模疯狂补贴来获取用户增长的瑞幸,仍然处于巨额亏损之中。招股书显示,这家对标星巴克的咖啡品牌在整个2018年全年亏损16.2亿元,今年第一季度营收4.8亿,亏损5.5亿元。

据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称,瑞幸的大规模补贴将会持续3-5年,可以预计的是,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瑞星都将处在亏损的状态中。但就目前来看,瑞幸的高管们似乎并不太在意亏损的问题。

有人说,互联网时代最伟大的商业模式就是以“以空间换时间”即通过前期大量的现金补贴迅速抢占市场份额,中后期通过提高单价或者提供增值服务等方式获取利润,典型的成功案例如美团、滴滴等。

但在零售业中,边际成本随着规模的扩大不断上升,大规模即意味着庞大的线下门店数量,与之相伴而来的则是不断增长的场地、人员、装修等成本的支出,因此显著呈现出“规模不经济”的特征,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瑞幸仍然在疯狂扩张的道路上急速狂奔呢?

咖啡外衣下在上市之路上狂奔的资本

随着瑞幸咖啡的上市,其背后的资本大佬随之浮出水面,董事长陆正耀,占有瑞幸30%的股份,除了瑞幸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外,陆正耀还是瑞幸的天使投资人,而瑞幸咖啡的创始人钱治亚则是陆正耀神州系中的得力干将。

2017年11月8日,时任神州优车COO的钱治亚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为一杯瑞幸咖啡、一张神舟的工牌以及一盆绿植,随后因个人原因离职神舟系。而此时的神舟优车已经陷入看困局,2017年至2018年,神舟优车的营收从98.56亿元缩水至59.49亿元,神舟租车归属上市股东净利润下滑至2.90亿元,缩水67.1%,神舟昔日的荣光已经不复存在。

而此时从2004年就跟随陆正耀创业,被外界认为是“陆正耀路线最忠实执行者”的钱治亚开始着手创建瑞幸咖啡,而由此而来事实是,无论是创立过程还是营销打法上,瑞幸都带有深刻的神州系烙印。

从去年元旦的试营业开始,瑞幸在资本的推动下在烧钱的补贴之路上疯狂扩张,不仅在形象代言上大手笔选择张震、汤唯为瑞星代言,还频繁在电视电梯做广告,如果回顾2009年的租车大战则不难发现,彼时的陆正耀正是依靠同样的方式取得了成功。

而在“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选择上,陆正耀则更是深谙其中精髓。在网约车大战之际,陆正耀是眼睁睁的看着滴滴如何以补贴换市场一统网约车天下的 ,而至今仍未实现盈利的滴滴则身为TMD小巨头之一。同样依靠大规模补贴获取市场空间的摩拜,即使走到了生命尽头也会有接盘侠出面接盘。

也正因如此,瑞幸才会一直对外界强调自身所谓的“互联网基因”,并试图带上流量的光环去寻求疯狂烧钱背后的“合理逻辑”,使得资本为瑞幸的未来买单。而事实上,瑞幸的商业逻辑上致命的BUG一开始注定了其to VC的基因。

前文中以及提到,在零售业中,边际成本递减效应的缺失致使“规模不经济”的显著特征明显,而大规模持续的现金补贴直接带来的是庞大的资金投入以及现金流的巨大压力,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评论